DSC_0474.JPG  

喜歡老厝,絕對有很大的偏心,是因為老房子多半有庭院。而庭院於我,有著很特殊的意義,尤其是窄長型的小院子。

住在外公家那一年,我被分配到一間位在前廊側邊的房間。房間並不大,單人床、木衣櫃進駐後,就只餘旋身的空間了,我還欠一個讀書、寫作業的區域。媽媽於是搬來一張木製大辦公桌,放在前院一角,充當我的書桌。也忘了她從哪兒接收來這大型傢俱的,總之就這樣,我的「書房」成型了。雖有屋簷天花板,但無門無窗,從院牆連接到整條走廊,都是我讀書聲蔓延的腹地。鄰居同學來家中玩耍時,看到這一幕特殊的空間利用,都覺不可思議。「好奇怪喔!好像被老師處罰,叫到外面去上課一樣。」他們如此下了評語。殊不知,我真切地喜歡這個小天地。我喜歡傍晚時暈黃的夕陽灑在案頭課本的頁尾,我喜歡下雨時頭頂上滴答滴答的交響曲,我喜歡隔著一道紗門偷聽客廳裡的電視聲,那當下爸媽總以為女兒理當專心致志地伏案用功著。
, , ,

iamwin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