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簡單的東西,其實最難,難在反璞歸真。我想這是我一直頗喜歡日式料理的原因。知名漫畫《深夜食堂》裡的「貓飯」,說穿了在東日本不過就是白飯淋醬油再加上柴魚片,但若飯粒不Q、醬油不純、柴魚不香,恐怕也無法成為經典料理;吉本芭娜娜在《廚房》裡描寫的、女孩很愛吃的排骨蓋飯,也得要男孩最後泡起一壺簡單到不行的茶,配在一塊,才讓人覺得溫暖。一物一味一材,彰顯食材本身的新鮮和原味,真的最難。我喜歡樸實的小鎮旅行,看見一個城市的日常樣貌,才能發現它真實雋永的魅力;品嚐日式料理就像進行一場樸實的旅行,嘗到食物的原味,那份感動比吃進任何精緻料理都還要踏實。

DSCF1870.JPG  

, , , , ,

Posted by iamwind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引用(0) 人氣()

出了第3本書,完成第n次環島,騎單車爬上累死人的武嶺,攻下幾座百岳,去了許多陌生的城市,受到很多人幫助。整個2013,感覺自己幸運而滿足。我知道這樣的生活稱不上什麼大成就,但是我常常告訴自己,我不需要做到不負眾望,只要做到全力以赴;我不需要去計算曾經錯過的惋惜,而要去咀嚼獲得的美好。

12月31日這一天,我會捧出新買的年曆,把隔年1月份的行程謄寫在嶄新紙頁上,而且還會先用鉛筆寫,再用原子筆描,小心翼翼,以防錯字。端正的心情,只因為我希望面前奔來的這一輪歲月,我同樣不忘初衷,認真去過。

親愛的你和妳也一樣。不需要討好所有人,不需要不負眾望。用心而滿足地過生活,才最重要。新年快樂,快樂的那個人,要是自己。

I love you all, I love the world. 2014年見!

Posted by iamwind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引用(0) 人氣()

「時間是完整的沉默。以為相互踐踏的歲月已經完美的結束,但其實不。內心時常掛念,門關上了,戲仍繼續,耗費青春寫就之物,折在抽屜裡,一篇怎也寫不完的劇本自行繁衍,標題下了又塗去,他們依舊是我的傷害者。」          – 羅毓嘉《棄子圍城》

 

黑白的夢是真切而彩色的夢是違拗,人們總是如是說。閉上眼睛我擰盡了腦汁,依舊繪不出夢的顏色。視覺的記憶是薄弱的,器官的騷動卻忘不了,吃吃地笑到鼻翼抽動或是嗚嗚地嚎啕至喉頭哽塞,那樣的夢都記得一清二楚。情節原來比顏色搶戲。

懷疑現實是夢境或困惑夢境如現實的時候就掌摑自己因為在夢中我們是不會感到痛的,人們總是如是說。一巴掌兩巴掌三巴掌,皮肉確實無感。可是讓人心痛的噩夢又怎麼說?在夢裡你眼神陌生語言刻薄轉身決絕,你是騎士,你用劍救贖別人而刺穿我,那樣的痛都記得一清二楚。心臟原來比臉頰灼熱。

夢是下意識前意識或潛意識,人們總是如是說。我想夢是完整的沉默,以為相互踐踏的歲月已經結束,但其實不。

Posted by iamwind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如果用一種溫度來詮釋旅行,究竟該是攝氏多少度?
也許只要心情對了,走到哪,都覺得旅行是暖的。

我的新書《旅行的溫度》上市了!有五份簽名版新書,還有我親手做的手工杯墊要送給大家。請在9月10日之前,到OLYMPUS TW粉絲團分享一張『旅遊景點』的照片,再附上短短的文字,讓所有人一起分享,你在那一刻的溫度。
 
cover 

Posted by iamwind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DSC_0798  

女人三十一支花,那是個開始具備沈穩光華的年紀。經過十幾二十歲狂妄不羈的青春之後,這個年齡的迷人之處,來自於不內斂也不張揚。

萬華區給我的感覺,也是一樣。

一府二鹿三艋舺,老台北璀璨的商業地帶,繁榮得驚人。然而隨著開發東移,艋舺逐漸褪下花紅翠綠的船帆,變得低調。這幾年,懷舊潮流興起,有歷史的城市才是最有魅力的城市,於是艋舺風華再起。距離她開始沒落的時代,約略一支花。

, , , , , ,

Posted by iamwind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引用(0) 人氣()

71540034  

一個城市裡,臨海的地區,總是比其他區域多出一些迷人優勢。多了海岸線、多了心情不好時可以眺望的浪濤景觀,多了海產的新鮮、多了黑夜時亮晃晃的燈塔。即便不前往海邊,陸上也感覺得出海風,空氣中都有是海的味道。梧棲就是如此。

因為臨海,梧棲地區的廟宇古剎,也比其他地區多,尤其是庇佑海上平安的媽祖信仰。梧棲的媽祖信仰,分為以朝元宮為信仰中心的「湄洲媽」和以大庄浩天宮為主的「大庄媽」。先民渡海後,開始開疆墾荒,大庄媽也從掌管渡海平安,轉化為照顧拓墾者、庇佑農業生產。

, , , , , , ,

Posted by iamwind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DSC_0072

我有時在想,神明的遶境活動,除了是一場祈福盛事,其實也是屬於祂們的一場旅行吧?庇佑寶島子民的工作如此辛苦、全年無休,遶境出巡,算不算是神明結合工作與遊樂的充電方式呢?

如果這樣的說法是成立的,那麼臺中旱溪樂成宮的媽祖,應該是媽祖文化節八大百年宮廟中,最愛旅行的一位天后了。以遶境時間來說,旱溪媽祖遶境二十三天,為期最長;以路線而言,旱溪媽祖會經過八十四個村里,數量驚人。假設遶境是一趟旅行,這趟旅行不只久,還很深入在地。

, , , , , , ,

Posted by iamwind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DSC_0746  

鹹蛋糕的香氣、古早味豆花店招牌、枝幹壯碩挺直的大榕樹、好多間空著沒人住的老屋。午後的梧棲老街,長路不寬,空蕩蕩的,時光緩慢,聲音凝結, 讓人覺得,好像羅大佑<童年>歌詞中的畫面:

池塘邊的榕樹上  知了在聲聲叫著夏天

操場邊的鞦韆上  只有蝴蝶停在上面

, , , , , , ,

Posted by iamwind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DSC_0550  

我們很少定義一趟旅行的起點。起點大抵是家,從踏出家門那一刻,每一口呼吸都算旅行的記憶 ; 或從離開交通工具那一刻算起,下火車的月台、公車靠站的某條路口、停好車的某個車位......。究竟哪一點是起點,其實很難真正定義,定義了,好像也沒什麼意義。

, , , , , , , ,

Posted by iamwind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

說起我自己最特別的住宿經驗,不在要價不菲的高級飯店渡假村,亦非大排長龍的人氣特色民宿,而是一宿以星空為頂、大地為床,枕石漱流地在日月潭畔馬路邊入眠。倒不是我閒情雅致,而是那次適逢民國百年,我和友人相約共襄泳渡日月潭盛舉,沒想到活動吸引了破萬人潮,近郊飯店被擠得水泄不通,露營地也一位難求。無計可施之下,我們只好就地在汽車旁搭起帳篷。那一晚,在環潭公路的停車格裡,我們借加油站化妝室梳洗,以蟲鳴與潭音佐帳。一清晨五點不到,帳篷前轟隆隆經過的引擎聲是免費的morning call,被喚醒的我們拿出蔬菜高湯等食材,邊烹煮享用、邊欣賞川流不息的車水馬龍。路過的車也多半搖下車窗欣賞我們,畢竟大馬路旁,四個人在兩頂帳篷前圍著一火鍋吃早餐,這幅景色想來不太多見。

DSC_0715

, , , ,

Posted by iamwind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引用(0) 人氣()